墙头连起来比长城还长(。・・)ノ

那致命的金属握环被费渡捏在手里,他却不知什么毛病,宁可被掐断脖子也不肯往下攥。——《默读》




#娘要嫁人,地下室要下雨#不

其实当时没那么悲伤啦,费渡也没那么脆弱。不过就是想画画他这种状态

好像我都有一种一想把人画成苍白纤细、只有眼眶、指尖因为冷和眼泪红红的时候总能画成僵尸皮的特殊能力_(:3_<)_

没有指尖是因为这本来是个长图_(:3_<)_

评论
热度 ( 15 )
TOP

© 一棵羊 | Powered by LOFTER